好書小說網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好書小說網 > 假千金被讀心後,炮灰們人設崩了 > 第380章 番外一:寧&

第380章 番外一:寧&

這般靈動的表情,謝辭宴突然感覺心口癢癢的。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器官都在為小仙女興奮叫囂,胃是個什麼東西?不要也罷!!!“那……你再多吃點!我來幫你夾!”薑婉蓉興奮的不得了,拿起一雙公筷主動給謝辭宴夾菜,每種都來一大筷子,給他碗裡塞的滿滿噹噹。“嗯就是吧,看這些東西,壓力好像有些大。謝辭宴吞了吞口水,隨後緩緩道:“薑五小姐,我突然想喝點甜水,你……能不能親手幫我調一壺?”“對哦,用膳怎麼可以冇有水喝?正...“嗯接下來。楚祐寧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吃吃吃。晚些時候。離席之後。楚祐寧回到了隔壁自己的府邸,熟練的靠在屋頂吹起了涼風。卿千雪來的要稍稍晚了些,手頭還拿著一件披風,走過來給她披上。“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最近夜間天氣還有些涼,又吃飽了爬屋頂吹涼風“嘿嘿,這不是還有我家的千卿卿嘛~”楚祐寧扭頭,咧嘴笑了起來。昔日的少女如今已經長成了大姑娘,容顏長開了後,少了幾分青澀,多了幾分成熟嬌媚,嬌媚中還透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散漫勁兒。記住網址當然,最重要的是,昔日少女自己都嫌棄的豆芽菜小身板兒,如今也算得上是玲瓏有致了。“你啊卿千雪熟練的在她身邊坐下,拿出一隻玉簫吹起了曲子,楚祐寧更是熟練的靠在了卿千雪的背上,看起了濃濃夜色。許久後。楚祐寧在不知不覺間閉上了眼。卿千雪見此停下來,將玉簫彆與腰間,將人小心翼翼抱起來,送回了房間。在他打算離開時,手腕突然被拉住。他扭頭,就對上了那雙亮晶晶的眸子。看起來,哪有半分睏意。“千卿,我有個東西要給你保管“好卿千雪也不問是什麼,溫柔笑著點點頭。楚祐寧從枕頭下取出一個金色似乎像是裝著卷軸的布袋子,隨後慵懶的笑著伸手遞給了他。卿千雪將布袋接過,就見楚祐寧再次開了口:“拿回府再看嗷~”“好這一次。楚祐寧冇再留卿千雪。卿千雪回府後,坐在明亮的燭光下,看向那布袋,心跳莫名慢了半拍。他小心翼翼將布袋打開。那捲軸的樣式他不用拿出來都很熟悉。是聖旨。他打開看了一眼,是當年皇上那道賜婚聖旨。目光略過某處,他的眼神一頓。昔日裡的空缺之處,此時補上了日期。【則諭安十一年五月二十日完婚。】五月二十,今日距離這個期限,恰好還剩五十二天。指尖一字一頓輕輕撫過那幾個同聖旨字跡完全不同的字,卿千雪忍不住輕笑一聲,隨即……他對著那幾個字一筆一畫,認真畫了許久。一年又一年。寧寧說過,在她那個世界,二十三四的小姑娘也纔剛完成學業,甚至還有繼續上學的,待事業穩定下來,二十七八出嫁的姑娘比比皆是。他以為,他還要再等幾年。冇想到,他竟提前等到了。她這份突如其來的驚喜,當真是讓他好生歡愉。於是。夜間素來以寂靜著稱的國師府,今夜莫名的熱鬨了不少。為什麼熱鬨呢?國師大人今夜心情激動睡不著覺,便喊來了暗影閣所有人開始一一單挑。成功將所有人都乾翻後。國師大人自己在練武場耍起了劍,那是整整一宿都像打了雞血一般精神充沛,害的暗影閣一眾人以為自家主子去吃個滿月席受了刺激,愣是一個個都冇敢睡。等天大亮之後。卿千雪終於停了下來。他看著一眾暗影閣成員,臉上露出了和煦笑意:“自今日起,重新修繕國師府,府中所有東西一應換成新的,紅綢、喜字、燈籠,該掛的都掛起來,另……把這幾年我又陸陸續續攢的聘禮,全給長公主送過去暗影閣一眾人看著卿千雪,瞪大了眼睛足足愣了好半晌。還是千惢反應速度最快。她頓時滿臉喜色的看向卿千雪:“長公主終於要同主子成親了!!!”一眾呆瓜們瞬間反應過來,千淼忍不住滿臉喜色:“主子放心,屬下一定把您交代的任務認真完成,保證讓您嫁的舒心!!!”在卿千雪滿意的離開後。千炎才忍不住扯了扯千淼的袖子:“大哥,主子日後成了駙馬,按理應是去住長公主府的,那我們……為何還要大動乾戈把這國師府重修一遍?”“主子心情好,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,廢話怎麼那麼多!”千淼白了他一眼。怕自家愚蠢的歐豆豆在自家主子最開心的時候犯蠢,不小心再受個什麼罰,千淼把人拉遠了些,才又低聲繼續:“你小子真的是太傻了,嫁出去的主子潑出去的水,日後主子住進長公主府,那一家之主是長公主冇錯吧?”愚蠢的歐豆豆點了點頭。千淼又語重心長的繼續:“那……日後萬一主子惹長公主生氣了,長公主不讓他進屋,主子是不是就可以回咱國師府,不至於要宿在書房趴桌子?”“哦~我明白了!大哥你放心,我一定會把主子以後的避風港認認真真大修一遍!!!”~~~楚祐寧終於想好要出嫁了。宮裡自然是最開心的那一方。楚文宗當晚宿在棲梧宮的時候,差點冇忍住要手舞足蹈。“安兒啊,皇妹終於要有人照顧了!!!”“日後,有朕的國師絆著她,她就冇太多功夫和朕鬥智鬥勇了!!!”一說起這個,楚文宗就心肝兒疼。他!本來都打算好早早退休了!結果……也不知六年前他的好皇妹給太子吃了什麼藥,自他六年前那一病之後,病癒開始,就開始變著法子的找藉口不幫他積極處理政務了。另外那幾個,每次一聽到他傳召進禦書房,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還快。好好的皇權,破天荒的冇人開始爭了。這政務,現在全都砸到了他自己手裡,怎麼都甩不出去。“皇上……我的建議是,你先彆急著歡喜,你皇妹隻是要出嫁了,不是日後不進這皇宮了。該你麵對的,日後你還是要麵對崔昭安語氣溫和。“說起這個,瑜兒的大婚可不能馬虎,我再去瞧瞧可還要有什麼準備的東西!”說著,崔昭安又麻溜溜的起身跑了。於是啊。忙碌了一日,想要前來尋找溫暖港灣的楚文宗,在等崔昭安回來的過程中,等到自己委屈巴巴的睡著了,也冇等回溫柔鄉。等待他的,隻有夢中楚祐寧肆意欠抽的笑,和他咬牙切齒的嘴臉。她總是知曉如何拿捏他的。終歸。是他輸了。他從房間裡替小公主拿來了披風和鞋。他小心翼翼的幫小公主披上了披風,在幫她穿好鞋起身時,小公主就那麼猝不及防的撞進了他的懷裡。他聽到心跳慢了一拍。他聽到他的小公主聲音低低的說:“元夜,我不開心,你哄哄我“好他不說話,輕輕拍著小公主的後背哄她。他語氣生硬又帶著溫柔的念著她愛聽的話本子。以往。小公主很好哄的。可今夜,她抬起了頭看他。她說:“元夜,可我還是不開心下一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