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書小說網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好書小說網 > 天才醫妃是戲精冷清歡 > 第920章 番外:永生守護

第920章 番外:永生守護

,不代表冇有。看適才謙王妃的反應,顯然他這種症狀以前就發作過。”慕容麒默了默:“若非今日親眼所見,我絕對不會相信,五弟竟然會這樣殘暴。”“他隱藏得太深了,今日露出馬腳而已,也有可能,是刻意裝瘋賣傻,就為了掩飾麒王妃的反噬。”慕容麒默了默。“你難道不覺得,最近我們得來的線索很可疑嗎?”“什麼可疑?”“許多線索來得太容易。尤其是今日五弟突然的性情大變。”清歡也一直在思慮今日所見,與以前的線索與疑問聯絡...看完,兩口子全都沉默了。

慕容麒輕咳一聲,在清歡耳邊低聲道:“也隻有這第二條更比較容易一點。”

“滾。”

“哎。”

齊景雲努力憋笑,滿眼羨慕。

清歡愁眉苦臉:“老爺子這是又有什麼計劃?怎麼又打上西涼的主意了?”

請恕她是個女人,實在不怎麼喜歡開疆擴土,發動征戰,令生靈塗炭,血流成河。

齊景雲眼神瞄向那位假的麒王妃,努努嘴:“你可知道,皇上為何會設下此局?”

“自然是引蛇出洞,讓我們上鉤了。”

齊景雲微微一笑:“一半一半。”

“此話怎講?”慕容麒問道。

“三天前,西涼派來了使臣,覲見皇上。”

清歡與慕容麒齊齊一怔,全都斂了玩笑。事關家國大事,不能兒戲。

齊景雲繼續道:“西涼去年爆發了一場疫情,源頭不明,雖說百姓並無多少死傷,但是卻大大削弱了他們的勞動力。而且,他們的牛羊繁殖能力也減弱,數量銳減不說,還出現各種稀奇古怪的症狀。

這場疫情一直持續到了今年,非但冇有緩解,形勢還越來越惡化。長此以往,西涼要想生存,就隻能依靠征戰掠奪物資。可現如今,他們要敢對長安發動征戰,隻有死路一條。

西涼國君一籌莫展之下,聽聞我長安醫術發達,藏龍臥虎,於是派遣使臣前來,希望長安能夠伸出援手,幫助他們度過此劫。”

清歡瞬間明白過來:“他們所說的疫情,應該不會就是指這布病吧?”

齊景雲點頭:“適才求醫的那位老翁,正是被感染了此疫,宮中禦醫們也對此病一無所知,所以皇上安排了此局,就是想驗證一下,你是否有控製此疫情的方法。如今看來,對於表嫂而言,是易如反掌了。”

假如西涼果真是因為布魯氏菌病毒傳播所引起的疫情,控製起來的確並不難。清歡熟知病毒傳播的途徑方式與源頭。

利用試劑可以進行病菌檢測,將被感染的牛羊全部處置掉,然後未感染的牲畜則注射疫苗,就可以控製這種惡性循環,從源頭上扼殺病菌傳播。

至於不幸感染此症的百姓,醫治起來也不難,不過病程較長罷了。

但是有一點,要想徹底控製住布魯氏菌病毒的傳播,西涼必須要壯士斷腕,所有感染病毒的牲畜一個都不能留。對於遊牧民族而言,牲畜就是他們的財產,必然遭受重大的經濟損失。

這個冬天對於她們而言,將十分難熬。

西涼要想挺過這個災難,非但要求助長安派出醫療救援,在經濟與食糧方麵,也同樣需要救助。

皇帝老爺子就是要趁火打劫,藉此機會與虎謀皮,從經濟上掌控西涼,發動一場冇有硝煙的經濟戰-爭。

這差事兒,自己跟慕容麒必須要接著啊。否則西涼黎民塗炭,戰-爭在所難免。自己跑去敲西涼的竹杠,西涼人還要對自己感恩戴德,當菩薩供著。

一入皇家深似海,從此休假是路人。原本計劃得好好的休假度蜜月,都要改成公辦出差了。

清歡與慕容麒無奈地對視一眼,清歡笑著安慰:“草原上的落日和星星也挺不錯,我們可以帶著孩子們策馬草原,領略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波瀾壯闊。”

慕容麒一直覺得自己對清歡有虧欠,也無奈地歎口氣:“好吧,隻是又要委屈你了。”

齊景雲微微一笑:“表哥與表嫂能攜手天涯,自由自在地做一對神仙眷侶,羨煞了我與臨風。這種日子,即便是幾日,幾個月也是好的。表哥有點太貪心了。”

清歡慧黠地眨眨眼睛:“臨風有公務在身,離不開上京。你若是想,卻是極容易,清畫就住在相府後宅的西院裡,門口種了幾棵海棠樹的就是。找個夜黑風高的天兒,偷偷摸摸地進去,將她拐了帶走就是。相府的守衛,我熟,可以開後門。”

景雲麪皮一紅,不自在地輕咳一聲:“一個女兒家,就算她不拘小節,也不能這樣委屈了她,壞了名聲。”

慕容麒點頭表示讚同:“休要聽你表嫂的,唯恐天下不亂。若是喜歡,就三媒六聘,正大光明地娶回家中。然後帶著她一起天南海北地遊山玩水,總比一個人獨來獨往,形單影隻的好。”

清歡眼瞅著有門,某人的心已經蠢蠢欲動,繼續攛掇道:“你齊景雲什麼時候變得這樣遵規守矩了?娶是要八抬大轎,明媒正娶的,但是談情說愛要不拘一格,製造點驚喜是不?對此你也曾是個有本事的人,就不用我來教了吧?”

景雲不由想起自己落在她手裡的把柄,年少時的荒唐風流,終究是不光彩。不敢抬頭,隻盯著自己的鞋尖瞅,低低地“嗯”了一聲。

清歡笑得眉眼彎彎,打趣道:“日後可要改口叫我大姐了。什麼時候搶親,記得讓飛鷹衛通知我們一聲,也好回來給你搖旗呐喊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齊景雲抬起頭來,輕咳一聲,轉移了話題:“忘了與你說,仇司少讓我帶口信,邀請你和表哥去江南小住。”

“他回江南了?”

“你和表哥逃出上京,仇司少早就料想到了,提前安排了藏劍閣的人留心你們的行蹤。若非是他與臨風從中搗亂,令皇上派出來的人南轅北轍,你們怎麼可能大搖大擺地一路逃離上京?”

慕容麒也不好意思起來,自己跟清歡拍拍屁股閃人了,自己這幫好兄弟估計冇少跟著忙乎。老爺子應是瞧出了貓膩,這纔將差事交給齊景雲。

“幫我們轉告仇司少,等西涼疫情消退,我與清歡便帶著孩子前往江南,我們兄弟幾人在江南再見。”

齊景雲頷首:“好,一言為定。那就就此彆過,我回京覆命去了。願表哥表嫂此行順利,早日凱旋,我們江南再會。”

“我與你表嫂離京匆忙,雲澈就拜托你們多加照顧。”

景雲拱手作彆,翻身上馬,手握馬韁,一揮手,士-兵們便如潮水一般退去。

他吩咐兩個禦醫暫時留下負責此地善後,與清歡和慕容麒揮揮手,便一提馬韁,駿馬一聲嘶鳴,揚蹄而去。

縱然是隨從無數,意氣風發,那背影,仍舊還顯單薄與清冷。

慕容麒彎腰單臂抱起雲月,清歡將頭靠在慕容麒肩上,兩人手心相對,十指交叉,心心相印。清歡的另一隻手牽起雲塵,一家四口,目送著齊景雲逐漸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之中。

秋陽不驕不躁,清風拂麵,美景如畫。

三裡清風三裡路,步步清風皆有你。

曾經,自己夢寐以求的,想擁有的,似乎,在這一刻,已經全都實現。

身邊,你一直都在,無論策馬天涯,或者君臨天下,你我共賞江山如畫,攜手富貴榮華,一生青絲白髮。

身後,有人為自己策馬飛沙,風雲叱吒,俠肝義膽,山河戎馬,隻為守護江山錦繡,自己能逍遙山水人家。

此生,已無憾事。

自己雖然暫時遠離了朝堂,但是從未遠離他們,彼此牽掛。

為了家國天下,親人摯友,自己願與慕容麒攜手並肩,執掌天下,傾力守護這長安盛世繁華。

終。

山高水長,天涯未遠,新書再見。在空曠的荒野,涼風嗚咽,樹葉颯颯作響,發出鬼鬼祟祟的聲音。她有點害怕,感覺自己被濃墨包圍,已經辨認不出方向,而且四麵楚歌,到處都是危險。遙遙的,有火把的光在閃耀,是有人在搜尋自己的下落。自己應當往回走,就是回家的路。鬼麪人消失的方向,恰好相反。他似乎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,在有意躲避著什麼。清畫袖子裡還揣了一顆震天雷,適才剩下的。這顆震天雷又再次給了她勇氣。冇有轉身,而是向著鬼麪人消失的方向繼續追。他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