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聲校歌 | 設成首頁

九年級

發佈日期:2019-06-30

我們這一班~九年級

 

九年級海之聲  2019六月夏

 

〈那些關於生活的數學與語言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 三週半的時間,走過了圓錐曲線,這次旅程的重心在看見圓、橢圓、拋物線、雙曲線,雖然是截然不同的曲線,卻都是橢圓的形變。

 

    圓是橢圓的兩個焦點在一起(所謂離心率為0)的狀況,

    橢圓隨著焦點的距離改變,而改變其形狀。

    拋物線是橢圓的其中一個焦點,去到相當特別的地方,

    雙曲線則是這焦點通過了這特別的地方,然後從另端回來。

   

    這個特別的地方,是無窮遠處

 

    無窮,這看起來與生活無關的概念,在人的意識發展裡,極其重要。從孩子幼小時,自然的數數,就是與無限在工作。一步一步,踏實地,邁向無限;或者說:是從物質裡,一步步地,邁向星星的道路。物質或是星星,高高低低,都是生活。因為人就正是生活在天與地之間。塵世的問題,天空的問題,都是生活。

 

    橢圓,是塵世中的圓,比其理想中的圓,其實舉目所見的「圓」,都是有著離心率的橢圓,不過離心率大大小小罷了,大的橢一些,小的「圓」一些。相較於圓,橢圓似乎平易近人多了。

 

    拋物線,在日常生活的自然之間到處可見,是拋物的軌跡,投球的軌跡,是車燈的構造,但也是某些一去不返的星星軌跡。

 

    雙曲線,很少見於自然物裡,而在星辰之間,專注在數學思考的人們,探究了其原理,而將之用在船隻的定位與對載重特別要求的建築裡。

  

    從天到地,都是生活,那麼,語言學習呢?

 

    近日因為Susan老師介紹的文法書,班群有些深刻的討論。其中,最有深意與最具爭議的,可能是「語言學習只需聽說,而不需讀寫。」

 

    這段話,應是被文字簡化了。那意思似乎是:「就因為是非英語系國家,因此語言學習應該以聽說為核心,方不會落於只會讀寫,而不會聽說的窠臼裡。」這段話,確實是對的,華德福學校的語言教學,向來是以聽與說為核心。讀寫,只是輔助。

 

    無論是教學心理學或是華德福教育,都看見人的學習有三種路徑:聽覺學習、視覺學習以及動覺學習(動手做)。孩子們有著不同的傾向,有些時候,則是複合感官學習的傾向。若語言學習沒有讀寫,只剩下聽與說,對視覺學習為主導傾向的學生,是較為辛苦的。

 

    我是英文的使用者,在理想英文老師難覓的這些年,我也承擔了一部分英文教學工作。我曾經堅持全語言的聽與說,全語言的問答,全語言的解釋字彙,整堂課幾乎沒有讀也沒有寫,最後卻發現,有許多學生並未深入理解故事細節與隱藏語意,這當然和我英文聽說的能力遜於中文有關。於是,母語使用者SUSAN老師示範如何流暢地用聽與說帶領學生進行故事內容的深度討論,示範教學完後,她清楚地建議:「學生需要進行文法的練習。」

 

    我學習文法的經驗,並不有趣。因此在Susan老師一年前就向我們如此建議時,我並未接受。直到學生主動地問:「老師,我們可以講些文法嗎?有些地方實在無法理解。」於是,我開始在課堂中的必要之處,以中文說明文法(用英文講文法的結果,對我來說,是越說越模糊。)結果是學生們可以更深刻地進入故事,並享受閱讀的喜悅。但這樣以中文來進行的文法教學,並不是Susan老師建議的,她直接推薦了以英文解釋英文文法的”grammar in use”,是的,全語言始終是我們奮鬥堅持著的。我仔細看了這本書的內容,才明白我們曾經學過的「文法」也許根本不應該用「文法」這麼美的意思來翻譯。

 

    英文和我的生活,關係最密切的是聽說與閱讀。聽說讀,是我每日生活進行的日常。我可以和現在的九年級這個班工作一學年。在每週只有3堂的英文課裡,以我與兩屆十年級工作的經驗,我們會讀Oxford Bookworms改寫版的Christmas Carol, 我們會在聖誕節時演出Charles Dickens的原本節縮版。我們會讀未改寫過的Number the Stars,除此之外,讓我們看看孩子們需要些甚麼。

 

    「只需聽說,不需讀寫。」也許是可嘗試的方向,但實在超過我的能力,因為我在英文學習的喜悅,充滿在聽說讀三件事情上。身為英文使用者,我只能以我學習英文的喜悅與孩子們工作,我們可以在全語言裡(若孩子願意被要求且努力地跨越障礙,只以英文對話),享受戲劇的喜悅,享受閱讀的喜悅,嘗試以英文學習英文字彙的喜悅,嘗試以英文學習英文文法的過程,以上是我可以做到的。但,只以聽說進行教學,而不讀不寫,這確實超過我的能力。我們確實需要更多願意為華德福英文教育奮鬥的老師們,一起共同工作。

 

    因為始終,在天的無窮遠處,平行線是可以交會的。無論如何,都有某種可以合作的方式,家長與師長之間有合作的共識,那麼,學生將在其中好好的生活與學習著,平行線也就有了在無窮遠處的美麗交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附註:〈關於文法,閱讀與寫作的一些想法〉

 

    聽與說從來是語言教學的核心,這是對的。聽與說之間,文法本來就在其中,這也是對的。幼小孩子確實就是在語境中整體學習。在歷史發展裡,西方中世紀的騎士貴族正是不讀不寫的,東方中世紀的富冑如紅樓夢裡掌領榮寧二府的王熙鳳也是,他們不讀不寫,只透過聽學習,透過聽的方式,聽出邏輯的問題,然後給出指令。

 

    但歷史發展並未停留在中世紀,文藝復興重新帶來讀與寫的文明發展,因為,讀與寫帶來了新的自由的可能。透過讀,人可不侷限於一時一地,可以和千年前的偉大靈魂對話,透過寫,人的感受與想法得以傳承,所以立言不朽。

 

    讀與寫,是學生逐漸長大後邁向思考自由必要的支持。支持著讀與寫的,是凝縮了歷時創造的文法,文法是語言文化在千年代遷裡,凝縮起不同天才心靈的智慧。比如說,Jog on。這個現代字典裡就有的詞,最初被創造,被使用於莎士比亞的戲劇。莎士比亞之前,無人這樣用,莎士比亞之後,眾人感同身受。

 

    我在海外國際學校服務的兩年,遇到不少可以聽與說中文,卻無法閱讀的學生,他們閱讀的核心是英文,對於東方文化,始終難以得其門而入。學校教育,是讓學生邁向自由的,透過閱讀,學生將有機會可踏進英文世界的文化裡,並從中汲取不同的思考與知識。

 

    文法是歷代創造心靈的凝縮,是讀寫的支持。英文確實可以如台語客語一樣學習,如果身邊就有歷代大師的偉大靈魂可對話,那麼確實可以不須文法,不須讀寫,也有可能穿透千百年,然而,我們都是百代過客。

   

       

 

高中部老師  江昌倫

 

家長回響:高中部: https://goo.gl/forms/SxbrU518MlbX4o4A3

 


回海之聲列表
海聲華德福教育 臺中市梧棲區文雅街127巷12號 Tel:04-2656-5711 Fax:04-2656-5730 Email:waldorf.hs@gmail.com Copyright©2011 Splendor Game Technology. All Rights Reserved.